2022 年 2 月 24 日,經過俄羅斯擺出數月的政治和軍事姿態,世界在炮火聲中驚醒過來。俄羅斯以「特別軍事行動」為名入侵烏克蘭。 對許多人來說,這似是冷戰時期東、西歐之間的衝突。但實際上,目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大規模進攻,是俄烏戰爭的一部分,始於 2014 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或許是由於俄羅斯為入侵而集結的軍事規模,與歐盟(EU)和美國結盟的國家反應亦表現得迅速而激烈。

世界各國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反應 

入侵前夕,歐盟、美國和英國開始宣佈對俄國個別人士和實體實施制裁,措施包括:凍結俄羅斯主要官員和領導人資產及對其實施旅行禁令、限制部分商品貿易及與指定俄羅斯銀行交易。

數周後,更多非歐盟國家和地區,包括日本、台灣、加拿大、澳洲、瑞士、韓國和新加坡等,亦單方面宣佈類似制裁,以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各地同時向烏克蘭提供軍用和非軍用物資和援助。當中比較重要的一項為將 7 間俄羅斯銀行逐出 SWIFT 全球銀行支付系統(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限制資金進出俄羅斯。對上一次針對一個國家的金融體系採取類似強硬措施是 2012 年歐盟對伊朗的制裁。 

聯合國大會於 2022 年 3 月 2 日通過了一項象徵性的決議,要求立即停止俄羅斯的侵略行動。 迄今為止,聯合國安理會(UNSC)沒有對俄羅斯實施任何制裁,而且由於俄羅斯作為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擁有否決權,因此亦極不可能會對其祭出制裁。

制裁風險

制裁對專業公司所帶來的主要風險包括:

單邊制裁(Unilateral Sanctions)
單邊制裁是由一個國家或一組國家實施的制裁。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多個歐盟和非歐盟國家宣佈對俄國金融機構、個別人士及貨物進行制裁。此類制裁取決於個別人士或實體所住的國家、其貿易夥伴(通常來自被制裁國家,如俄羅斯)和商業活動,因此不易處理。

例如,新加坡於 2022 年 3 月 15 日發佈一份通知書,規範針對俄羅斯的金融措施,適用於所有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法案監管的金融機構,禁止這些金融機構:

  • (a) 與4 間指定的俄羅斯銀行(以及尚未確定的指定實體)進行交易
  • (b) 向俄羅斯軍用或軍民兩用物品出口提供融資或金融服務(新加坡《戰略物品控制清單》
  • (c) 為俄羅斯政府或俄羅斯聯邦中央銀行籌集新資金
  • (d) 為頓涅茨克或盧甘斯克地區的特定工商部門進行金融交易、金融援助或服務
  • (e) 使用電子支付代幣進行與 (a) 至 (d) 相關的交易

除上述以外,新加坡亦禁止出口、過境、轉運《戰略物資管制清單》中的所有軍事物資和部分軍民兩用物品。

因此,如果在新加坡註冊的公司不是金融機構,並且沒有開展任何於戰略控制清單中,軍用或軍民兩用物品有關的商業活動,一般來說,此項制裁對新加坡註冊公司的風險較低。

二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s)
單邊制裁主要影響在實施制裁國家內經營的企業,而次級制裁則是針對實施制裁國以外第三國或地區的人士、機構及公司,以防止他們與受制裁國進行交易,破壞了主要制裁工作。美國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在單方面制裁伊朗,以應對其核計劃及支持恐怖組織時,就採用了這種做法。 OFAC 的制裁禁止美國公民或公司與伊朗進行交易。然而,非美國公民或公司與伊朗進行被禁止的商業活動時,同樣可能面臨被 OFAC 施加二級制裁的風險。

以新加坡公司為例,即使其遵守了對指定銀行和其他機構的出口管制和金管局的制裁措施,但在與俄羅斯交易時,如該商業交易被證明為 OFAC 實施的限制活動,這間公司亦可能要承受被 OFAC 實施二級制裁的風險,即使它並非美國公司。因此,二級制裁大大增加了任何與俄羅斯人及公司交易風險,企業需要採取積極行動,評估包括新加坡政府以及 OFAC 對俄羅斯的制裁風險。

香港、馬來西亞等未有向俄羅斯發出制裁的地區,雖然其單邊制裁風險較低,但仍受二級制裁規管。因為,如你的公司與受美國經濟制裁的人士或實體有業務往來或交易,亦有可能會帶來制裁風險,成為美國制裁的對象。

專業公司應利用「綜合審查清單」(Consolidated Screening List)、OFAC 的「特別指定的國民和受阻人員名單」(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And Blocked Persons List, SDN)等,審查合作及交易的夥伴和客戶。



反外國制裁法(Anti-sanctions Law)
反制裁法雖非新事物,但近年由於美國 OFAC 以破壞香港自治為由,對中國個別人士實施制裁而成為關注。作為回應,中國於 2021 年 6 月通過《反外國制裁法》,以有效保護企業在與受制裁的中國人士交易時,免受外國二級制裁。 此外,該法同時訂明任何個人或實體在中國遵守外國制裁均屬違法。

美國最近警告中國不要向俄羅斯提供任何援助,包括幫助俄國繞過美國實施的制裁。雖然現時仍屬外交姿態,但如果美國因而升級行動,制裁中國個人和實體,對於在中美有商業業務或夥伴的企業(包括美國和非美國企業),其制裁風險將會進一步提升至一個新的水平。

企業如何應對國際對俄羅斯的制裁?

自入侵烏克蘭以來,因應各國宣佈對俄羅斯前所未有的制裁措施,許多企業正在重新評估他們與俄羅斯的業務風險。制裁法律相當複雜,因此並沒有一套通用於所有情況的解決方案。然而,企業可以採取的一些積極及有效措施包括:

  • 對你的客戶進行客戶盡職審查(Customer Due Diligence),並需涵蓋客戶的所有實益擁有人(Beneficial Owners)。在評估公司架構時,需注意 OFAC 50% 規則,因為根據 50% 規則而由受制裁的個人所擁有的公司亦會被禁。
  • 了解與你有業務往來的國家所實施的單邊制裁,每項制裁對於個人、實體、貨物、服務和交易的範圍都有所不同。如果你不確定你的商業活動是否牽涉在內,應與當地政府確認。
  • 向所有本地及海外經營的子公司,明確指示可以進行及禁止進行的交易及活動。

最後,如有疑問,應諮詢負責制裁事務的律師。

使用 SentroWeb 篩查軟件管理制裁風險

逐一搜索制裁名單和媒體報導既繁瑣又耗時。使用 SentroWeb 搜尋軟件及道瓊斯(Dow Jones)支援的數據庫,你可以有效及快速地進行客戶審查,搜查你的客戶有否被列入聯合國安理會綜合名單、美國 OFAC 特別指定國民和被封鎖人員名單(SDN)或其他制裁名單之中,同時是否政治公眾人物 (PEPs)、特殊利益人物 (SIPs) 及其親屬或親密夥伴 (RCAs)。道瓊斯數據庫每日更新,以涵蓋所有最新加入的制裁人士及實體。

SentroWeb 系統會自動持續監察你審查名單,當你的客戶風險狀態改變或提高時,會發出通知。此外,SentroWeb 備有客戶盡職審查功能,助你更有效率地進行客戶盡職審查和風險評估,以管理最新的制裁風險,同時達到法規要求。

想了解更多有關 SentroWeb 如何幫助你預防和管理制裁風險,請按此查閱 SentroWeb 功能,並立即預約免費產品示範



最新文章: